luft

只谈风月
对碳基生物没什么好感。
【以下是拉黑指南】
怂,吃嗟来之食的实用主义者。
没觉悟,没骨气,没党性,没有集体荣誉感,并不想时刻绷紧阶级斗争之弦。
非常讨厌毛左

零墨Nemo:

几百年前画的几张音乐剧相关(。References used for all.

(曾经有另一个lof账号所以有一张可能是发过的……然而我连老号登录邮箱是什么都忘了(。

【扯淡】关于同人/文学创作的界限

暮云归:

围观了一个讨论,被雷得外焦里嫩(。


先说我的观点:在标明虚构且不抄袭的情况下,创作不需要界限


很多人总强调三观,说写文要三观正,要遵守道德法律云云。但实际上总把三观正挂在嘴边的人,并不能说出来何为正何为不正,为什么?因为它就没有一个明确的唯一的标准。所谓三观正,只是一些人用来抱团互相认同的说法而已。道德因人因时而异,一百年前人们还认为同性恋不道德。而遵守法律,就更扯淡了,法律是社会规范,不是创作规范,如果文章里不能出现违法的东西,那新闻稿连报个杀人事件都不行了?


并且写文其实和三观道德八竿子打不着,因为就算写文的人有个反社会人格,他/她写文章这件事本身没有社会危害性,不会因为一个反社会者写了一篇文章就有人被杀了/陨石撞地球了。


那么我说没有社会危害有些人就要拿未成年人当挡箭牌了,未成年人容易被带坏哦,不学好报复社会怎么办?这不就是危害社会了吗?但是对未成年人的思想教育应该是家长学校的工作,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并不是作者。何况也不是一辈子就看一篇文,也不是人生中就只有看文这一件事,人脑子又不是硬盘,哪那么现成看个文就学坏。照这个逻辑如果文里都是光伟正的东西,那未成年人对社会的认知还会出现偏差,容易被人伤害被人骗,什么文都不能写了。成年人就更不用说了。有没有人是受某些文学创作影响犯罪的?有,绝对有。但为什么不因此禁止某些题材的创作呢?打个比方,每天都有人出车祸,但几乎没有人因为怕车祸而不出门的,为什么?不出门的确可以大大降低出车祸的概率,但是不出门造成的不方便要远远大于它带来的收益,同理,对创作的制约带来的收益,根本比不上它带来的损失。并且事实上受作品影响去犯罪的人,比车祸稀少多了。如果你禁止描写乱/伦,就得禁红楼梦,你禁止描写卖/淫,就得禁茶花女,禁止血腥暴力,三国水浒难逃一禁,禁止淫秽色情描写……呃……(。


我并不是要每个人都接受一切作品,每个人当然可以有自己喜欢的,不接受的题材,这很正常,但是要搞清楚“我不喜欢”和“你不能写”之间的差异。一个是管住自己的手,一个是管住别人的手。你不喜欢,你可以不写,可以关掉文章,可以和亲友交流,写评拍砖,这都是个人的自由(然而举报和人身攻击则不是),然而这些都是律己而不是律人的东西。同样,作者有创作和发表的自由,不管TA写得题材再黑暗,只要TA的文标明了虚构,都有发表的权利。说句不好听的,读者又不是作者爹妈,作者没有义务对读者负责(不考虑商业因素的情况下)。


至于写得好不好,嘛文的水平和题材没有什么关系,并不是文章写点黑深残的东西就逼格高了,也不是里面人各个五好青年就思想水平高了,一切归根到底还要看作者文学素养写作水平。可是,就算作者水平低,人家也有权写文发文啊。


顺便真心想问一下整天这个题材三观不正那个描写没有道德的人,你们……难道从来不读神话和历史吗:)



【德扎x神秘博士|主教扎无差】感谢所有的星星(中篇完结)

生石花之境:

概要:


本文又名《航空信封、粉色水母与最佳红娘》。


您也许知道1777年9月23日一早莫扎特离开了萨尔茨堡,但想必不了解他那时刚刚拯救完一颗星球,还亲吻了科洛雷多。


说明:


1)本文主体背景为德语音乐剧《莫扎特!》,也许出现与史实不符的描述。


2)文中尽管有R 级描写,并未指明上下。


3)11th、12th、13th Doctor都露了脸,他/她和旅伴的关系为友情向。


4)感谢帮我拼海报的l小姐以及友情初审的片老师,她们的鼓励促成了本文的发布。








注:


① 按维基的说法,科洛雷多和莫扎特一番唇枪舌战,最后解雇他时就这么说:“让他走,我不需要他!”


② 18世纪的博物学家认为水母不是动物,介于动物和植物之间。


③ 罗莎(Rosa)在德语中意为粉红色。


④ 即路易十五。蓬帕杜夫人在《神秘博士》新剧S2E4中和Doctor成为很好的朋友,无奈时空无常,他没能在她生前按照约定为她带来一颗星星。


⑤ 暗指美国独立战争,奥地利以英法间的调停者自居。



Ākāśa:

金钱、好运、天赋和机智,在暴力面前都苍白无力。所以,《布达佩斯大饭店》的最后五分钟,剧情急转直下,大难不死的古斯塔夫先生,最后依然死在大兵的枪击下。他挂在嘴边的“微弱人性之光”,没有再次出现。

茨威格在我心中是有旺盛生命力的那种人,《人类群星闪耀时》能让你感受到直观的震撼——你很骄傲,作为生命短暂的“人”,来到这个世界。

然而,1942年,茨威格不堪重负,在巴西自杀了。

他不能忍受人间被变作动物农场。



最近某些事太令人伤心,而最可怖的是,其间隐约可见的某种不详趋势。

本来今天久旱逢甘雨,挺开心的,打算写点甜饼犒劳自己。但是,我想起另一篇文,打开文档时我忍不住……忍不住迁怒屋大维,好像他是那个可供憎恨发泄的通道。明明我很喜欢过他的,否则我也不会耗费精力在“罗马的朋友们”。

如果人们不得不借助外语来表露情感,当情感也变成被要求的“政治正确”,你就能体会到突尼斯自焚小贩的绝望。

然而灯塔国也不是乌托邦。不计其数的糟糕事在去年发生,甚至是我的身边。



为茨威格举行国葬的巴西,前些时日,一名男同性恋者不也在街头,被活活打死了吗?


并且,99%很容易成为被利用的工具,被各种我艸她妈弄不清楚的势力。



“为那在忧愁的面具下干枯的面庞,
我折腰;为我忘了为之洒落泪水的小径
为那像云彩一样绿色地死去
脸上还张着风帆的父亲
我折腰;为被出卖、
在祷告、在擦皮鞋的孩子
(在我的国家,我们都祷告,都擦皮鞋)
为那块我忍着饥馑
刻下'它是我眼皮下滚动的雨和闪电'的岩石
为我颠沛失落中把它的土揣在怀里的家园
我折腰——
所有这一切,才是我的祖国,而不是大马士革。”

———阿多尼斯《祖国》



但愿我们永不遭受阿多尼斯的命运,永远没有达利被烧毁的故土。

做了一整年的ME study,我只能说:文明是格外脆弱的东西,一丁点推搡都能把它摧毁得干干净净。

不信,你们去看看60s以后的埃及,看看伊斯兰革命之后的伊朗。

可是,推翻穆巴拉克的埃及,迎来的是西西将军和穆斯林兄弟会。



我真的受够反复检查自己有没有敏感词的世界了。当我打开期待已久的视频,一片空白。

迷茫得好像我们现在置身的这个世界。

只是想吃吃包子、刷刷剧的生活,难道就这么难吗?







At the final moment, in front of thefiring squad, she turned her eyes toward the city, which was still covered in mist. A world of madmen, hysterical persons, degenerates, and bandits was crumbling, together with their dilapidated house---the entire regime of decadence that had given birth to her. The family's sad smile rose to her lips and with her hand she made the ambiguous gesture described by the priest, as if she were dispelling the image.


"Good night now!"

"Fire!"


Behind the tall peaks of the Pindos mountains the sun is rising. Soon day will break. Nicholas and Angelica, the new world! The final thought returns to you as long as there remains a final spasm of life inside the open skull: "Build that better world!"







Good night.

晚安。









这真是非常可爱

Flasher:

你脱不脱!!?

碎碎念,有关纪念碑谷

用了一个多小时通关。
玩法没有太大变化,熟悉纪念碑谷这种模式之后基本没有难度。
这回的色调有点奇怪,个人并不是很喜欢有些关的颜色。
树很可爱,小孩子长大的那一瞬间很惊艳。
母亲线非常好,随着一道道门回溯,看到了自己当时与母亲分别的影子。
远航的意象出现两次,跟德扎里的黄金星很搭。

Lieben heißt manchmal loslassen können.
Lieben heißt manchmal von geliebten sich trennen.
Lieben heißt nicht nach dem eig'nem Glück fragen.
Lieben heißt unter Tränen zu sagen:


Yngve Gasoy-Romdal相关

末摘:

首先理智的说下,姜叔的嗓音是很有特色的,特别是高音。所以有些角色不太适合他,比如一粒沙里的Rudolf。这也说明了,有些角色,对他而言,异常合适,比如JC和莫扎特。





【1】Chess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889776/


2014年挪威chess演唱会。


官摄片段是……乐队传的。


如此质量只能说,你们出官摄了公告天下好不……








【2】Best of Musical Gala 2012 TDV部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869512/


假装姜叔也是唱了伯爵的2333






其实亮点是P3的彩排部分


姜叔一开始没记住位置,于是工作人员上来拖着他的手,把他拉到指定地方。



一个槽点,Sarah喜欢抽着嗓子叫,你懂的,姜叔是那种不怕人压住的男高音,他嗓子好嘛~于是,女主抽嗓子喊,他也往上拔……


想起了Uwe老师=-=~






【3】1988年挪威大悲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889423/


实际上他当时应该不是正选马吕斯。我觉得完全是,排练的时候,正选不在,所以他作为小替补顶了一下。





找到这个,忽然觉得我大概也算真爱粉了……






【4】真爱不死 子爵 拼接合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826173/





我想说,其实亮点还是在P2谢幕。姜叔特别可爱地抱了瓶酒出来。


边谢幕边喝酒。Moore的小C发现姜叔在喝酒,把杯子拿来也喝了一口(我瞬间想yoooooo~ME桶谢幕完了拉两边的手,姜叔走过来,抱着酒瓶盖盖子。谢幕完了大家往后退,ME摸了摸姜叔的头,姜叔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立刻拍了ME桶的肩膀拍回去……


我觉得ME你也实在够可以的,姜叔都是五十多的人了好吗!不过可见平时大概玩得都不错=v=




然后这两天翻姜叔和Moor妹子的采访,姜叔一看就是不爱玩网络社交媒体的老人家……


不过亮点在于,他居然唱了两句LND【姜叔高音真得很好,好到我觉得你没去唱小C真是遗憾啊,躺平】





【5】日落大道


这个年代很早了,估计是1997年的,搜了所有开放的视频,只有三段吧。


糊的基本上只有人形,就不放了。那会儿姜叔真是年轻啊。







【6】美女与野兽


这个倒是有全剧,不过质量更忧伤,不但人形看不清了,还是黑白的……









【7】Evita


这个我找到了资源,但是还没看完,ACT2还剩一段。


但是我想说,姜叔的演技真好。因为他是Che么,Che不活络,这戏就成不了(粉丝眼镜厚重着说)。


我喜欢che绝对不是因为我喜欢的演员去演了这个角色……233333


这个角色比较类似一粒沙里的刺客。嗯。但是比刺客凄惨,因为小宝都没沉下心给这个角色写一首不错的solo=-=





这剧是2009年演得,贝隆居然是Marc Clear……=-=意外收获了~






【8】警犬Rex电视剧客串


差不多是他演莫扎特快结束的那一年,客串了一个电视剧角色。演一个手下歌手不幸炮灰的唱片制作人=-=


我觉得他的演技还是挺不错的原因,是因为在一群电视剧演员中,看着丝毫不违和。这点剧院演员想做到还是有些难度的(比如蓝血世家里客串翻译的拉面老师……)


地址稍后等B站审核完。


——


想要姜叔某些资源的可以留言告诉我。没放是觉得除了我这种戴了粉丝滤镜的,也不会有人喜欢了……

老游戏

存在硬盘里的游戏

英雄无敌3
其实当年还有一个赛博族,但是跟高魔大陆画风不搭被砍了。归隐田园是个坎,永远被电脑抽打。

太阁立志传5
我打下这个势力/商圈就睡觉…啊,天亮了。

大航海时代2和4
海战永远是手残党的噩梦。学习地理知识。

时空幻境
浪漫残酷版的马里奥。